2009/09/05 @ Madrid → Segovia → Madrid

清晨,很有秋天的感覺
其實從昨夜開始,深深的覺得有點冷了
陣陣的冷風吹過,馬德里大街上沒有人穿長袖,甚至還穿無袖
身邊的朋友也大呼:這是很舒服的天氣

塞哥維亞清晨街景

今天要到塞哥維亞(Segovia)參觀,這是衡量之後下的決定
一來,這是我很想去的景點;二來,這車程很近,約一小時
車子剛下高速公路,我就覺得這個城市有些不一樣
感覺上就比馬德里乾淨的多
好冷,這是下車的唯一感受
早上10點,太陽很大,但卻像在冷氣房一樣
出了車站,往大街走去,遠遠就看到旅遊導覽的立牌
上面寫著各個景點的方向並清楚標示出位置
這一點真的讓人大大的加分,與托雷多相較,加更多分了

水道橋遠眺

第一站,就先往我最想看的羅馬水道橋前進
這水道橋是羅馬人統治西班牙時期建造的,是用來運輸水源的
一直使用到19世紀初,才漸漸不再使用
我好奇的,是羅馬人的建築技術與水道橋有多令人震撼
親身走了一趟,不得不為羅馬的建築技術感到驚嘆
這約有7層樓高的的水道橋,是一塊一塊的大石疊上去的
就算是現今,這也是個艱難的工程
在1500多年前,這更是比現在更為難上加難
羅馬人憑藉著傲人的建築技術,辦到了這一項及艱鉅的任務

宏偉的水道橋

攀上水道橋的城門,沿著小巷一路隨意探索著
每一個巷弄,都是令人感到驚豔
意外的是,這小城的美麗風景出乎意料之外
且舊城的原始風貌,保純的就比托雷多好
更讓人能體會到古時候的感覺

晃著晃著,無意間走到了大教堂
剛下車時遠眺到他的景觀,就覺得這比托雷多的大教堂更值得一遊
伊斯蘭與基督教的衝突,較托雷多的大教堂更為明顯
有著清真寺的外觀且有傳統教堂的莊嚴
全世界也只有西班牙可以看到的

在馬德里進修的朋友說:他們很猛,直接在原本的建築上蓋上去,而非破壞再建設
我卻覺得,這或許是西班牙對不同信仰的建築節最的尊重
更或許,只是為了一個懶字,才有今天這樣的衝突美感存在
而這樣的衝突,卻為西班牙帶來觀光的商機

塞哥維亞大教堂遠眺

很遺憾,這又是一座不能拍照的教堂,也同樣的很多西方人視而不見
這就深深的讓我覺得:真的全世界的人性都一樣,沒有哪裡比較高貴
規模上,個人覺得跟托雷多的差不多,但入場費可只有一半

走著走著,又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阿卡乍堡
查了旅遊書才發現,一樣的名字,可會是在不同的地方重複出現
如:主廣場、大教堂、阿卡乍堡
又一次讓我覺得:西班牙人真的懶,連名字都懶得另外想

站在阿卡乍堡的門口,就感受到與托雷多不一樣的風情
托雷多的阿卡乍堡就像是一個軍事堡壘,有難以親近的感覺
但塞哥維亞的阿卡乍堡,感覺就充滿了浪漫
原來,白雪公主故事中的城堡,就是仿自這座城堡
所以被佈置的很有童話的氣息,看了簡介我們都不感興趣
就沒多花錢再進去一窺城堡內部是否一樣的浪漫
更何況,這可能也是NO PHOTO

浪漫與現實交錯的阿卡乍堡

回途,友人說水道橋旁的店家是有名的烤乳豬店家,就決定去嚐嚐
因怕單點烤乳豬太單薄,加點了一道前菜:哈密瓜與火腿(菜單就是這樣寫)
前菜一上,真的令人傻眼,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一整盤排列著整整齊齊的火腿旁,擺了一個超大的哈密瓜切片
不禁開始猜測,這要怎麼吃呢?
先試單吃火腿,味道不錯,就是生了點,這讓我不太能接受
接著將火腿與哈密瓜一起吃,入口的瞬間就讓人後悔
這是天差地遠的搭配,為什麼要放在一起?
忍著不適感吃了幾片火腿之後又嗑掉半片哈密瓜
開始期待烤乳豬會好一點,畢竟他是熟的

哈密瓜與火腿

我想上天應該是刻意不想讓我有好胃口,我吃了兩口就放棄繼續吃乳豬
那腥味讓我反胃,我無法再繼續享用這所謂的美食
只好在一旁看友人大口大口的吃著,還告訴我:很好吃
這真的是天大的懲罰!

回到馬德里,因時間已近下午4點,若再回旅館恐怕會來不及參觀美術館
就直接搭乘捷運到西班牙銀行站下車,直奔普拉多美術館
普拉多美術館與法國羅浮宮、英國國家美術館並列三大美術館
內藏的畫作都很值得一看,原本不感興趣的我
為了它是三大美術館之一,才與友人一塊前往
到了之後發現下午6點之後可以免費進入參觀至閉館前30分鐘
索性就在門口的廣場上坐下休息,沒想到警衛說不可以在那邊等
我們就離開了普拉多美術館,前往鄰近的蘇菲亞王妃美術館

蘇菲亞王妃美術館是改建後於1992年與巴塞隆納奧運同時開始對外開放
內藏許多現代的作品,其中有一層專門展出畢卡索與達利的作品
非常可惜個人不會欣賞這兩位作家的畫作,只能走馬看花
比較令人意外的,這兩座美術館內的畫作都可以拍照,但不能打閃光燈
看來西班牙對美術作品的寬容程度比古蹟要高的多

蘇菲亞王妃美術館
創作者介紹

Bryan's Word

furlong05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