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49  

鬧鐘響了,下意識想按賴床。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是:沒事買什麼航海王主題樂園入場券,暑假一堆小孩…

 

到了現場,沒有想像中的人山人海、只有零零散散的幾組客人現場排隊買票。到網路預訂的特別櫃臺換票,票交給我之後又拿出一張字卡,上面寫著:這張票很重要,請小心保管。

 

場中的設施大都只要排隊就能體驗,唯二需要那張票的只有索隆和羅賓的關卡,但能入場就都有票不是嗎?為什麼要多這條限制?不能理解。索隆的關卡就是索隆版的水果忍者,只是園方會給一把假刀給你揮,最後會出現使用大絕招「三千煩惱鳳」的提示,要怎麼發動呢?很簡單,跟著索隆的姿勢擺就好,原本想說無所謂、隨便揮就好了,誰知道刀舉起來揮下時閃了一道光,那時候就覺得不妙,走出設施就看到牆上擺著剛剛亂揮的蠢照片,看看其他日本人的照片,真的覺得他們很想當索隆、都很認真擺姿勢。

 

其他設施都只有How to play這幾個英文字、其他說明全日文。可能和遊戲的性質有關,羅賓的關卡解說是日文配音、英文字幕的影片,讓不諳日文的人很快瞭解自己要做什麼。遊戲任務是:幫助羅賓尋找歷史本文,會給一隻電話蟲當解碼器兼聯繫電話,搜尋範圍是整個園區、時限30分鐘,這遊戲讓大人小孩都玩的很開心,不得不佩服主辦單位的巧思!雖然自認很認真的尋過一輪,都最終評價得了個Rookie,實在很好奇那些得分是我的3倍的人們是怎麼辦到的。

 

剩下其他主角的設施大都是工作人員自High用的。喬巴的千陽號就只是看看小短片、看看船內場景的靜態陳設,但入場管空的人員不知道在High什麼,我只聽懂喬巴很可愛、一心想尋求認同,但…沒有人有反應,連唯一的一位小朋友都不想理會。娜美的賭場是個試手氣的體驗,有3次機會、賭金累積達30萬會有一份禮,是什麼不知道(因為聽不懂…),而我的運氣很好、沒有一次有壓中,但該場最高金額也才26萬。

 

布魯克的是鬼屋,排隊時看工作人員都跟遊客講很久,開始想等等要怎麼裝認真但其實在放空。最終還是選擇主動出擊、裝懂並沒有意義,所以先開口說One Person,小姐很有禮貌的說好、然後問我會不會講日文?我搖搖頭。小姐深呼吸、從櫃臺下方拿出一張大字卡,上面寫著交到我手上的海綿球的用途,沒幾行字、所以幾秒中就看完,小姐訝異的問我看完了?我點點頭。但這小妞似乎不相信,努力地擠出所知的英文字彙跟我再說明一次,然後問我怕不怕?我說不怕,小姐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再問我真的假的?我回答:真的。小姐可能覺得這傢伙怎麼配合度那麼差,跟我說他快怕死了、我可以進場了。我想應該是我比較可怕吧?

 

騙人布的狙擊王之路讓人體驗拿彈弓射敵人的感覺,還頗難的。最後就是佛朗基,他的設施是…轉蛋,一次500日元,有機會轉到限定的佛朗基機器人,機率多高?不知道…

 

重頭戲是魯夫無盡的冒險,走完一輪大概要20分鐘,內容是一些相關的名場景,在各場景之間以鏡迷宮相連,要小心翼翼才不會撞牆,最後的場景是坐下來欣賞大螢幕播出高畫質的動畫片段,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戰鬥的氣勢,只是每次霸氣的衝撞都會配合畫面噴強風很冷…

 

最後是真人秀,主持人一邊解說、一邊扭著身軀說等一下要做這動作還有要喊什麼,這時候就發現日本人恥力都超強的,非常配合的做動作、只是沒有喊出聲,都是小朋友喊的超大聲。

 

到了出口,好奇想看可以再入園的章是什麼?就走過去蓋,反正不回來也沒關係。小姐蓋完後給了甜美的笑容、然後要我走出去,我舉起空空如也的手疑惑的對他晃了晃,小姐笑容燦爛的點點頭,只好走出去。在外面等了一會再走回去,檢查人員要我等一下、然後拿了紫外線的燈往我手上照,看到圖案的一角就放我進去了,這個台灣似乎也該學一下。

 

今日僅有的行程結束,看了地鐵圖發現六本木很近、就決定去看六本木之丘外面限定期間展出的藍色機器貓。很意外的是,這裡的小朋友比航海王樂園多了N倍,大人小孩都抓著多啦A夢猛拍、還很認真地掃過每一尊底座的QR Code看說明。

 

原本有打算去看大河原邦男的鋼彈原畫展、地點在森美術館,看完機器貓後發現六本木之丘森美術館有鋼彈特展,就掏錢進去參觀。一開始沒辦法直接進展場,要先看完Opening Video才能繼續前進,這是人生第一次看鋼彈的影片、但沒有熱血沸騰…因為如此,原本擔心看原稿會很無趣,結果是自己想太多!每一張原稿都非常的棒,雖然很潦草、但細節跟情緒都掌握的非常之好,反倒是變成影片之後感覺沒那樣強烈。走到最後看到一張海報才發現自己錯把馮京當馬涼,大河原邦男的展是在森美術館沒錯,但是上野森美術館,完全的搞錯、也想起為什麼潛意識一直跟自己說記得去上野晃晃。

 

六本木之丘森美術館位於六本木之丘的52樓,超過40樓之後就緩慢上昇,這時心裡已經開始問自己何苦要去52樓受難,到50樓時突然定在半空中、還一直報The lower is in service,開始覺得這兩層樓的距離實在是很遙遠。看完鋼彈展,「反正都來了」的心態又升起,心想Sky Deck應該就在外面、去看看吧,結果還要搭電梯到頂樓、再爬3層樓梯。踏上屋頂的當下是後悔的,那高度對懼高的人而言是很可怕的、又有強風,但還是慢慢走了一圈,稍微習慣之後才放膽地拍照。

 

很幸運的,竟然看到幾百公里外的富士山,相傳看到富士山會帶來好運,很慶幸我有說服自己爬上來。因為忘了帶另一顆電池,所以沒撐到夕陽現身相機就沒電了,只好坐在一個白人小姐附近看風景。不久,有個男人坐到我身邊然後跟我打了招呼,雖然愣了一下、還是禮貌性的回應,接著那男的拿出相機給我看、跟我說他的相機沒電了想要跟我借相機拍照。聽完我大笑,然後跟他說我也是、對方也大笑,附近那位小姐也很傻眼的看著我笑著說incredible,right?我笑著附和並問那男生是不是男友?小姐說是,但快是老公了!我說他借相機的行為很可愛,小姐看著正拿著手機亂拍的男友狂笑地回應:是這樣嗎?

 

剛好另一對白人情侶出現,那男生也去問了一樣的問題,他女友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我們就一起看後續發展。結果,真的被借到了!那男生開心的拿著相機四處拍,他女友很不好意思地跟出借的情侶表示感謝,那對情侶很開心的說他們也很高興他們的相機能幫到別人!突然想,如果出借的人是我呢?我應該也是很開心能幫人,但四處跑來跑去拍照我也會擔心相機會不見呀!但這樣就會讓自己設下很多限制,像那對情侶一樣信任陌生人不是很好嗎?

 

看著夕陽,我希望自己可以。

DSC_0117  

創作者介紹

Bryan's Word

furlong05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