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28  

這世界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這次假期來的倉促,是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的最佳範例。原本的目標不是日本,只是等到確定可以成行時已經沒下的了手的機票,最後轉換了好幾個目標才承認這殘酷的事實:除了亞洲、哪都去不了。

 

衝忙訂好機票後距離出發日只剩下10天,下班之後就是往書局跑、在各訂房網站流連,就為了要有個不錯的住宿地點和美好的旅程搭配。但,想像中的美好往往和現實生活有很大的差距。每一本旅遊書寫的都讓人興致缺缺,納悶自己是不是真的太難搞時發現其中一本有個一小行不明顯的字:給女生的,才明白為什麼大多數的參考書都跟我不合…行程,就讓上天安排吧!

 

機票訂好時也一併下單決定前兩晚待在淺草附近,後續就頭痛了起來,想花多一點錢住宿、內心卻又鬧彆扭,就這樣拉扯了幾天還是一直打架,連帶尋找住宿地點都變得很煩躁。原本想試試Couchsurfing,但對於要跟Host打交道這事讓人不耐,最後試著在Airbnb上尋找。結果出乎意料的好,有個在品川站附近的老爺爺的獨立房間只要預算的一半,房間照片看起來很棒、房東因為以前外派新加坡所以英文流利、住過的訪客都給與超正面評價,這樣的條件讓人很心動,但就覺得可以再看看。

 

隔日試著稍微調整搜尋條件就看到現在住的地方,雖然價錢是那老爺爺的兩倍、也只超過一點點,就想直接下訂了!雖然一見鍾情、但兩倍價差讓人猶豫,最後靠白目友人令人抓狂的高見讓我毫不猶豫的下了訂單,這就是人生。

 

訂單成立後就跟房東開始用英文書信往來,直到出發前一天房東寄了封中文信給我,內容像是用翻譯機翻的、但還算通順,在感到貼心的當下也想翻成日文回應,但很怕被亂搞,最終還是使用英文。

 

因為沒有約好時間拿鑰匙,昨天早上就先發信聯絡,房東很快回應,內容全中文。看完信之後內心突然覺得真的全世界都在學中文、阿共的商機大家都想分一杯羹。好奇心使然的問了房東是不是能說中文,回應說中文沒問題,就讓人有些心安。

 

為求快速回應房東丟了Whatsapp與Wechat的帳號給我加入,很湊巧這兩者都沒有使用,雖然很不願意、但也只能反問是不是可以用Line?用ID尋找後看到房東的姓是中文拼音,當下就猜測是中國人的可能性,但也只能隔天見面才能求證。



中午過後提前到公寓的樓下等候,在約定時間快到前15分鐘有個男子拿著垃圾從樓梯衝下來,我看了一眼確認不是房東就繼續把目光放在手機上,突然有人對我問:你就是那位是台灣來的房客吧?看著不是房東的男子我點點頭,他把垃圾處理好之後就帶我到住的地方介紹環境。臨走前問我有沒有其他問題?因為聽口音有港人的感覺,就問了國籍。那男子說他是新加坡人、跟我聯繫的人是中國人,Bingo!

 

把行李整頓好後看著窗外的好天氣決定到神樂坂附近的赤城神社看看。路途中因為走錯出口又自認可以找到正確的路,就這樣失去了方向,靠Google Map的協助才發現前方有條小路可以直通,加快腳步繞進巷弄就覺得處處是驚喜,是條可愛的巷弄,其中有一家賣餅乾的小店讓我停留了一下,感受那房子的歲月痕跡。或許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才會感覺迷路是旅行中的美好。這神社在2009年啟動重建計劃,請了建築師隈研吾量身打造、是一座有現代感的神社,但對我而言現代感只有初見的驚喜,對照剛走過的巷弄讓人感到十分不滿足。

 

接著想前往早稻田大學,但很不巧的又走錯路,只好放慢腳步感受神樂坂的商店街的日常。途中路過毘殺門天的神社,身為日本七福身之一、又是一介武神,好奇日本人是怎麼祭拜這印度傳入的神衹,就進入一探究竟。廟宇內的神像擺的很遠,只能看到大概、只好帶著遺憾離開。走出門口時突然想起漫畫家安達渡嘉的作品《流浪神差》中的臺詞:「神明的好跟壞是由人決定的,神的行為沒有對錯、神明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善」。每次看到這臺詞總會陷入思考,但今天似乎對此有所領悟。


回到住所發現今天走了10000步,難怪雙腳會跟我抗議,明天似乎該善待他們一些。

DSC_0147  

創作者介紹

Bryan's Word

furlong05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